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邮箱登陆 English 日本語
 
茶博馆第10号
2011-12-30 13:12:58
 

王旭烽


  茶,是人与大自然携手共创的杰作;茶,开启了自然与人心灵相通之门。祝愿世界充满茶的馨香。
  茶事,就是这样发生的。
    有一天,我在看报纸,有一则消息,说的是正在筹建中的中国茶叶博物馆需要进人。没过几天,朋友聚会,我就和吴远明见面了。当时的吴远明正担任着杭州钢铁厂的教育与工会干事,杭钢文协的副主席。在此之前,他是龙江哥儿,在黑龙江兵团一呆八年。今天的人们大多关注他的收藏成就,其实我认识他却完全是因为诗歌。他是个诗人,有首诗叫《青花》,真是写得棒,今天想起来还是韵味无穷。后来他又成功举办了一次插花艺术展,吴远明便被朋友们一致认为已进入艺术家行列。况且吴远明家还有个百壶斋,其斋名为我们共同的朋友曹工化所题。二十年前的吴远明搜集鉴赏紫砂壶,已经相当有名了。他把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寻觅这种美上。早上拎个菜蓝子出去买菜,一天都找不到影子。寻美去了。
  我想如此难得的艺术人才,怎么能够和炼钢炉子打一辈子交道呢。我便建议:吴远明,你去茶博馆吧。吴远明说,我怎么去啊,我谁都不认识。我说我认识园文局人事处长孟建华,他是我的写作老师,他教我写新闻稿。
  我就去找孟处长了。介绍了吴远明的情况,孟处长也颇有慧眼地认识到,吴远明确实是个真正的人才,于是一拍板,吴远明进了茶博馆筹建处。
  谁知过了一年,我也进茶博馆了。天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我想是因为朋友们都在那里干活吧。
  持有中国管理科学院文博专业证书的吴远明,去对了地方,他后来当了茶博馆陈列部主任,馆藏的许多宝贝,都是他与志同道合者们一起收集来的。近年来,远明干脆送了一百把壶给茶博馆,这样的事情有几人能为,每每想到这里,我就为他骄傲,自己顺便也自豪一把,因为我是首举远明之人。多年来我常带人去茶博馆,总是指着一些陈设布展对他们说,这是吴远明弄来的,那是吴远明弄来的。其实这里面包涵着自己在这方面知识欠缺的惭愧。好在聊以自慰的是,正是在茶博馆,我开始了《茶人三部曲》的写作,我把茶博馆写进了这130万字长篇的尾声。
  1991年五月,茶博馆正式开馆了。之前每个人都发到了蓝色的工作服,还有馆徽,我是第10号。这个馆徽我到现在还保存着,放在与茶有关的那个书架上。我想有一天征集文物了,可以再送到茶博馆去。
  开馆那天,很有意思,当时的茶博馆书记给了我一把遮阳伞,一瓶矿泉水,让我到大门口收门票去。我就乖乖去了。一会儿我的大学老师毛昭晰先生来了,看到我说很好很好,旭烽你到这里来很好。又过了一会儿,我的作家朋友蓓蓓来了,看到我就叫:王旭烽你怎么在这里?我说我收门票啊;她叫道:得了吧你,体验生活也不能体验成这样,这不是做秀吗?我说:真的不是做秀,真的就是卖门票……谁也不相信我。
  我在茶博馆还负责接待过人,专门给人倒茶。有一回倒到中央电视台的来人了。倒了茶,就坐在一边听,听着听着就开始插嘴,插着嘴插着嘴就开始变成主讲,讲着讲着就留了名片。几个月后信来了,中央台请我撰稿,拍摄十七集大型茶文化专题片《话说茶文化》,陈绎的主持。我蒙了一阵,终于捧起了这颗累死人的大绣球。后来这个片子在美国欧洲到处播,是电视节目中最早的大型茶文化专题片。远明在幕后参与许多,他后来成了他们最好的朋友。
  发生在茶博馆里的事情太多了,我讲述了我人生的冰山一角。茶博馆,我以后会好好写您的,当你三十岁时。我希望我那时候还活着,在我从前打工的地方,喝茶,品您。

    摘自 2011年3月2日《钱江晚报》茶博影事专栏

 
 
中国茶叶博物馆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National Tea Museum All Right Reserved. 浙ICP备0501556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