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邮箱登陆 English 日本語
 
一杯茶,二十年 春暖花开
2011-12-30 13:07:28
 

曹工化 


     前天,碰到了茶博馆王建荣馆长,说起纪念文字的事,他只说了一句:“二十年了。”真是有点感慨万千。 
    《茶博影事》专栏开篇,“编者按”的关键词是“一杯茶”。这“一杯茶”,“二十年了。” 
  就是《茶博影事》开篇的那张报上,为呼应“建设海洋经济强省”,头版头条是:“面向东海,春暖花开”。 
  春暖花开,写点关于茶博的文字,确实非常有意思。 
  我觉得,茶博——至少在我到过的所有博物馆当中,是唯一“有季节”的——就像是一株植物。不知道为什么。“二十年了”,在茶博喝茶不知有多少次,但是,在我记忆中,所有的喝茶——不论是为什么事,和什么人,在什么时候,都一律是“春暖花开”。 
  大概,茶是属于“春暖花开”的。于是,茶与海因为“春暖花开”而相遇了。都说“春深似海”,茶也有“茶海”——中国人是会夸张,一只小小的茶盘都要叫“海”——就像一只稍大一点点的碗叫“海碗”,多喝几杯酒就叫“海量”一样,都是“海口”。 
  中国人有“以茶代酒”的说法,高雅且健康——不过,酒桌上一说:“以茶代酒,天长地久”就俗了。而我到茶博馆,却每每是“以酒代茶”。春暖花开。 
  只要在茶博呆过的朋友——即使早已离开,不论在哪里相遇,一律“春暖花开”。 
  吴胜天,是茶博的第三任馆长,六七年之前去筹建西湖博物馆,当馆长一直至今。 
  西湖博物馆在中国美术学院对面,就隔了一条马路。 
  几年前,一天中午,我上完课,下午没课,准备回家。刚走到校门口,突然想起了胜天兄。打电话问,在不在馆里。他说,在。我说,我来喝酒。 
  于是,在西博馆边上一家餐馆临湖的走廊上,就我们两个。喝着酒,说着话,看着湖……不觉都喝醉了。 
  现在,一提起这事,我就说:那是“春暖花开”的时候。胜天兄总是要纠正我,说,你记错了,应该是秋高气爽,那次下酒的是湖蟹。但不管他怎么说,我总是记不起湖蟹。只记得“春暖花开”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自2011年3月9日《钱江晚报》茶博影事专栏 

 
 
中国茶叶博物馆版权所有 Copyright China National Tea Museum All Right Reserved. 浙ICP备05015565号